新闻中心

EEPW首页 > 牛人业话 > 本职工作不努力 所有的折腾都是变相的“安逸”

本职工作不努力 所有的折腾都是变相的“安逸”

作者:三少爷时间:2019-12-18来源:电子产品世界收藏

如果不是齐阳在微信上把一份购房资格证明发给我看,我都不知道他已经把房子卖掉了。我这个工程师同学不务正业,一路折腾,上着班、创着业,最终把房子亏掉,搞得一地鸡毛。

本文引用地址:http://www.inashenhong.cn/article/201912/408323.htm

1

齐阳我俩都是干的,本科毕业后,我继续读研,他则毫不意外地去了一家国企,当了一名工程师,日常工作就是画画板子,做做电路。

头两年,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,他还算比较上路,我们互相鼓励互相切磋,日子过得快乐而又充实,但是很快,我就发现我是剃头挑子一头热,因为齐阳并没有对本职工作建立起真正的热爱,他好像只是把工作当成了一种谋生的手段。

由于对本专业和本职工作找不到感觉,再加上不怎么会来事,他很快沦为了公司里的边缘人。

不过,他单位盈利水平还不错,也能养得了闲人,于是就这样荡悠地干着。

晃晃悠悠,衣食无忧,无惊无险,一天又一天。不务正业的他工作上马马虎虎,生活上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

在岁月的恬淡静好里,齐阳谈恋爱了。爱情春风得意,内心暖流涌动,时间和情绪都有了,于是他开始写诗,现代诗。

齐阳曾经把诗文发给我看,忙得焦头烂额的我看不出哪里好来,感觉就像几句大白话,被标点符号肆意隔开了而已。

但是,我绝对不忍心打击他,聊几句他的诗之后,我总是有意无意地把话题转到工作上,提醒他趁着年轻,多学一些业务上的东西,把设计水平提上去。

可是,他总是不以为然,悠悠地回过来两句:

人生春光一片大好,何必无故自寻烦恼?

接着,他向我倾诉了工作中的无奈。在他们这个公司,各个岗位都是熟练工,专业分工很细,虽然名义上是硬件工程师,但是他的日常工作就是“连连线”而已,成熟的芯片,成熟的电路,他们的工作就是根据产品需求将不同的管脚连起来,所以他们都戏称自己为“连线”工程师。

对于这种社会分工,我也很无奈,所以就不再多言。

总之,美女在侧,工作无忧,春风得意马蹄疾,当时看来,齐阳的人生确实一片春光妖娆。

可是,半年后,齐阳失恋了!

2

白嘉轩“克死”六个老婆后心灰意冷,他母亲白赵氏这么给他鼓劲:“甭摆出那个阴阳丧气的架势!女人不过是糊窗子的纸,破了烂了揭掉了再糊一层新的。”

齐阳没有这么会“讲道理”的母亲,失恋后,他非常伤心,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那几个月里我正在单位干一个项目,时间紧,任务重,提不起心情要跟他联系。当然,他也提不起心情跟我联系。

一天傍晚,我突然接到了齐阳的电话,看着手机屏幕上清清楚楚地显示着“齐阳”两个大字,我突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。

接起电话来,依然是他那短促、昂扬的声音,看来他满血复活了。

寒暄几句,他告诉我想考公务员,报考科技厅。我有些不大相信,也颇不以为然。这样一个文艺理工男,怎么能混得了中国的官场?再说了,一个成天跟电路板、电脑打交道的工程师,怎么能搞得了人际关系?

计算机的世界童叟无欺,人类的世界乌烟瘴气,腼腆木讷的工程师啊,你以为画得来八层板,就能扛过公务员系统中的刀枪剑戟?

我对他的话没怎么在意,却没成想,齐阳居然真的考上了。

当时的中国上下,贪污腐败蔚然成风,科技厅手握大批项目审批要权,是一个肥得流油的衙门,报考的人肯定是挤破了头、削尖了脑袋,把门槛都要踩烂了的。竞争这么激烈,齐阳能考进来,可想而知,他付出了多少艰苦卓绝的努力。印象中,他可是最畏繁难的。

虽说他考上公务员是一件好事,但是我却为他感到有些惋惜。从此,中国少了一位灵魂纯洁的工程师,多了一位俗不可耐的公务员。

之后的几个月还是一直忙忙碌碌,我还是无心主动联系他,我想,他现在肯定在科技厅里忙得团团转,没有背景,初来乍到,肯定是要好好表现一番的。

我甚至还想象着,这样一颗纯洁的灵魂,突然掉进了一个大酱缸,周围是一帮城府比古井还要深的老油条,面对这么一帮人,齐阳该有多么进退失据,不知所措呀。

但是,齐阳再一次给了我一个惊喜。

有一天,他给我打过电话来,直截了当地对我说起没有去科技厅报道,还在原公司混日子。

问他为什么没去,他老实说如果不贪污不受贿的话,两边收入其实差不多,再说自己酒量不行,家里人也不大愿意让去。。

听着齐阳淡淡的语气,不知为什么,我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释然。

3

和初恋分手后,齐阳有两三年的时间都没有再交女朋友,再之后也总是交往不长,美美地开始,草草地结束。

他光棍汉一个,有的是时间和精力。手捧着国企的饭碗,旱涝保收。手里一套房子在手,底气十足。于是,他终于借着全国上下双创的春风兼职创业了。

他先是搞了一个在线英语教学的项目,从东南亚那边说英语的国家找些二流子老师,通过QQ视频给小学生和中学生教学。

刚开始,他在淘宝上卖课程,我和我老婆还给他刷过几次单。不温不火地干了一段时间后,他跟我说,从一个朋友那里拿到了一笔融资,准备大干一场。

他带着畅想美好明天的兴奋跟我说了半天,要拿这笔钱租服务器,建网站,再找一些像样的外教,在网站上视频教学,还要高薪聘请网站编程人员。。。

后来他把网站网址发给了我,在闲暇之余,我也时不时登录一下看几眼。

网页设计地很精致,醒目的位置有几位模样精致的外教的照片和文字介绍,很唬人的样子,网站首页滚动显示着一些学员的反馈,难辨真假。

网站越来越完善,后来甚至有了招聘信息,我点开一看,直接吓了一跳-高级PHP编程人员年薪50万,HTML5编程人员年薪30万!

我心中不禁嘀咕,网站编程人员薪资水平那么高?!早知道不干嵌入式了撒,忙得要死要活,工资还不到人家一半!

程序猿的工资、服务器租金、外教的课时费、网站维护费用。。。这得多么高的成本啊?齐阳创业的兴致那么高,我也不好意思打击他的热情,就把疑问藏在心头。

终于有一次,我没有忍住,问齐阳到底盈利了没,他怏怏地说,快了快了。

果然,他的在线英语视频教学网站很快倒闭了!

网站的成本支出速度远远大于进账速度,终于,在赔了80万之后,齐阳果断地止了损。他把还没有烧完的钱还给了给他投资的朋友,挥一挥衣袖,离开了这个令他神伤心碎的“教育行业”。

4

过了几个月,齐阳又又又失恋了。我问他咋回事,他直接发过来一张自己的购房资格证明。看得我莫名其妙,又暗暗心惊。

他一个单身汉,已经有了一套房,怎么还有购房资格呢?

莫非卖掉了?莫非女友因为这个和他分手的?

我直截了当地问他是不是把房子卖掉了,他说卖了还债了,我劝他早点再买上,谁知道楼市接下来怎么走呢?

结果他悠悠地回过来一句:没钱!

我脑子里过了过他房子的面积、位置,跟他算了算账,还掉欠债80万,应该至少还有小两百万,凑首付可以啊,于是追问他剩下的钱哪儿去了。

他依然悠悠地回过来:反正没剩下!

我的心中掠过一丝阴影,马上想起了中国绿油油的股市。

哎,真够让人操心的!

齐阳万事随心、随意,工作马马虎虎、得过且过,喜欢文艺,还喜欢折腾,在之前我其实一直比较羡慕他。

但是这次,他把房子都折腾没了,我有了不一样的看法。

在该学习的阶段读闲书,该好好工作的时候考公务员,该成家立业的时候折腾着开公司,最后赔了个光光,齐阳人生最美好的十几年就这么折腾掉了。

未来已来,而消逝的过去永不再来。

手里没房,专业也不见长,面对公司里一个个精力十足的后生,要说年届不惑的他内心没有一丝恓惶,吾不信也!

而我在他一路折腾的漫长岁月中,却渐渐在这个专业扎下了坚固的营盘。

现在的我,岁月虽不静好,但是手握专长,心中不慌。经济上虽然不富裕,但是内心笃定,进退有方。

再反观齐阳,没有老婆没有房,混得何其凄凉彷徨!

哎,造化弄人,着实让人唏嘘。

我想,还是那句鸡汤最为贴切:

不要在应该努力的年纪选择安逸,即使这种“安逸”带着折腾的名义。



关键词: 电子 奋斗 青春

评论


相关推荐

技术专区

关闭